作者: 邱天助   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教授


 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和上百名家長在台中市發起萬人連署活動,抗議董氏基金會以關懷、慈善之名,促使教育部在校園對學生做全面性的憂鬱症篩選,不但有圖利廠商之嫌、侵犯個人隱私權,也將很大比例的學生烙上憂鬱症的標籤。


  多年來,我們在「憂鬱症」的界定、檢測、評估和治療上,很少進行社會學的省思。某個程度上,「憂鬱症」是一種被羅織的罪名。依傅柯(Michel Foucault)之言,憂鬱症是一種「論述形構」,也是一種「聲稱」,它是「知識意欲」和「權力意欲」交織匯集下產物;「憂鬱症」所形成的話語,決非客觀、中性、自然的訊息傳遞方式,相反地,它充滿醫療體系對知識的意欲乃至於權力的主張,背後當然也涉及龐大的醫療利益。



  廿世紀來,當醫療專業逐漸累積知識與技術的權力後,醫學就取代傳統的宗教及法律,成為社會控制利器。由於專業特權具備自行組織與生長的特性,隨著對病理知識的累積,臨床醫療的實踐範疇也不斷膨脹。人類身體被視為生物機械組合的「疾病」界定不斷增加,從結構障礙到機能失調的症狀和診斷項目、準則逐漸擴充,於是個體總被醫療化論述的宰制。


  由於生物病態學的類比,賦與臨床醫學生物學導向的正當性,無論基於甚麼社會常模,只要能檢測出來有任何社會功能失衡癥候,都可能被冠以疾病的名稱,諸如歇斯底里、焦慮、強迫性精神官能症以及憂鬱症,逐漸被納入疾病的目錄,形成社會醫療化的現象;在此一論述下,生病者的角色規範必須配合醫療專業技術的協助,擔負起復原的社會責任,醫療乃成為必要的社會運作機制之一環。


  令人怵目驚心的是,世界衛生組織宣布,繼癌症和愛滋病後,憂鬱症已成為二十一世紀的三大疾病之一;我國衛生署國民健康局也曾運用「臺灣人憂鬱症量表」調查社區人口,發現終其一生,女性有二○ %人口罹患憂鬱症,男性有一○%人口罹患憂鬱症,估計憂鬱人口逾百萬。


  為減少校園憂鬱自傷事件發生,教育部在九十五年底推動「校園學生憂鬱與自我傷害三級預防工作計畫」,要求各學校新生入學時即全員篩檢、建檔,每學期定期對高危險群進行長期追蹤與介入輔導。將一些心情不好、不想吃東西、覺得不輕鬆、不舒服、沒信心、對什麼事都失去興趣的學生,進行全面控管行動,將學校變成一座邊沁所說的「環視監獄」。


  在醫療邏輯上,憂鬱往往與自殺形成病理連結,然而在《薛西弗思的神話》裡,卡繆即開宗明義的指出,人生值不值得活下去,是哲學的問題。憂鬱是找不到生命出口而顯現的身心狀況,試想,一個人失去工作、失去情愛、失去希望,甚至當生命不知為何而活的時候,豈能不「憂鬱」。


  「憂鬱症」只是把複雜的哲學、社會問題,簡化為個人精神官能上的疾病罷了,對「憂鬱症」的防患並無多大幫助,卻掩飾了社會的病態結構,忽略生命的價值探索。醫學報導指出,如果只是服用精神科醫師所給予的憂鬱症藥物,確實是會想死,全世界已有非常多服用這些藥物,導致病患自殺的案例。因此,教育部與其對「憂鬱症」進行全面篩選,倒不如深化「生命教育」的課程,讓校園回歸清新的教育 場所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liverhsueh 的頭像
oliverhsueh

Oliver薛醫師的部落格

oliverhsu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1)

禁止留言
  • 熊老大
  • <p>....之前恕刪</p>
    <p><font color="#c00000"><strong>教育</strong>部與其對「憂鬱症」進行全面篩選,倒不如深化「生命<strong>教育</strong>」的課程,讓校園回歸清新的<strong>教育</strong> 場所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在國小的教育環境中,生命教育的課程要排入每天的課程中並不容易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我在訓導處裡擔任組長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生命教育的課程難以積極的投入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因為還有許多的工作要去做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雖然知道生命教育對當今社會來說是一門十分重要的課程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但時間都被綁得死死的,一個學期可以執行兩次有關生命教育的課程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是一種奢求了(教育主管機關卻不能體察此一問題,卻經常來進行評鑑,真是超無言的)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在此不是想抱怨事情好多做不完,而是想做好生命教育課程,卻苦無較多的時間可利用</font></p>
    <p><font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>大學教授,教育部長官說句話,我們就要增加工作量了,真希望他們可以來基層體驗一下基層教育工作者的苦處</font></p>
  • Vi
  • 你好~想請問一下這種症狀是憂鬱症嗎?我爸爸是開計程車的,幾個月前他說身體不舒服,睡不著也吃不下、全身無力,便開始不太出去工作~我們覺得無所謂~身體比較重要,叫他好好休息,他一直很積極的看各科醫生、中西醫都看了~都沒什麼大毛病,久了我們開始覺得他可能是心病(自已一直覺得生病,希望家人多照顧他),但家人給他的關心其實一直沒少過,只是白天大家要上班,他都一個人在家,每天都懶懶的不動,整天都幾乎躺著,現在天氣明明很熱,他有時還是覺得冷,大家開冷氣時,他就戴帽子、穿長袖、長褲,叫他運動,他說沒力氣,叫他吃東西,他說會脹氣,吃水果說太寒、他幾乎都不太吃,卻是不斷的看醫生、吃藥,平常也只肯吃一些賀寶芙的健康食品,叫他不要再吃藥了,以後腎臟會壞掉要洗腎,他卻說管不到以後了,因為現在不吃藥的話他很不舒服就會死了,但他也不致於像憂鬱症患者一樣不接觸人群,我們出門也會跟,但什麼事都不想動就坐在那聽大家聊天~到底這樣算是憂鬱症嗎~我們真的想不出辦法幫他了,這種情況已經好幾個月了,請問該怎麼辦?
  • 精神科觀察部落客
  • <p>邱教授寫的這篇非常棒</p>
  • 飛星傳月
  • 嗯!非常認同這一篇!
  • 熊老大
  • <p>身為基層教育工作者</p>
    <p>我發現國小在生命教育的範疇內</p>
    <p>並不重視 </p>
    <p>學校真正用正課來教授生命教育課程的實在很少</p>
    <p>大多請專人來演講</p>
    <p>這樣子能產生好的效果嗎  我實在很懷疑</p>
    <p>與其浪費這些鐘點費</p>
    <p>倒不如強化家庭教育 學校教育 社會教育</p>
    <p>三者的連結</p>
    <p> </p>
    <p> </p>
  • 青清大草原
  • 請問我要怎麼使用"引用"啊?
  • 小麥
  • 應該換個名字
    憂鬱,某些時候、狀況應該是正常的反應
    以前的明星有的都還有憂鬱小生的封號

    現在冠上了病症的帽子
    讓許多人不敢憂鬱了
    一憂鬱就覺得自己生病了
    好像...人不該憂鬱也不能憂鬱...
  • anita
  • <p>您好!想引用您這篇文章, 但我不會使用"引用"通知您</p>
    <p>所以在此告知您一聲, 謝謝!</p>
  • 人
  • 應該是要從心靈教育作起,不是用吃葯來解決!甚至用來圖利,除了極少數真的很嚴重的病者…是這個意思嗎?
    [版主回覆01/25/2009 14:24:25]是的.
  • vilya
  • 薛醫師您好!我已轉載並註明出處您這兩篇關於精神病學的文章至我的部落格了!<br>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vilyasky